台湾这三种水果跟东南亚很有关係:「柑仔蜜」「莲雾」「檨仔」身

  • 作者:
  • 时间:2020-06-24
柑仔蜜

在台湾,番茄在北部、中部的俗称是日文「トマト」,这是英文Tomato的音译,但在南部的俗称却是「柑仔蜜」。多年来,我一直不解,番茄长得既不像柑橘,味道也不甜还有点酸,怎幺会取这种名字呢?

直到二○一三年初,我与中研院台史所的朋友翁佳音聊天,他提到台语「柑仔蜜」(kam-á-bit)源自菲律宾语Kamatis。哇!发音真的很像!我有点惊讶,马上询问我的菲律宾朋友,果然番茄的菲律宾语就叫Kamatis。

后来,我有几次应邀在台南、高雄场演讲,我都问听众知不知道「柑仔蜜」一词的由来?结果都没人晓得。

台语「柑仔蜜」为什幺会源自菲律宾语?这要从历史找答案,因为这与早年福建泉州人在海外活动、移民的地区有关。我们可以推论:泉州人把菲律宾吕宋的水果Kamatis带回原乡和南台湾,所以在金门、泉州称为「柑仔得」,发音比台湾的「柑仔蜜」更接近Kamatis。

番茄原产于中南美洲,在十六、十七世纪由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引进欧洲,最初只是观赏,在十八世开始食用之后,才传到亚洲来。

番茄在欧美的名称都差不多,语源是中美洲古代「纳瓦特尔语」(Nahuatl)的Tomatl,西班牙文、葡萄牙文、法文、德文都称之Tomate,英文则称Tomato。番茄传到亚洲,其阿拉伯文、印度文、印尼文、马来文的名称,都与欧洲语发音相近,日文「トマト」、韩文「토마토」也是从英文音译而来。

在华人地区,番茄这种植物有几种名字。「番茄」二字顾名思义,因为这种植物是茄科,而番有化外、外来之意,目前台湾的国语、香港的粤语(Fan-ke)都称之「番茄」。但现在中国大陆一般都称之「西红柿」,这也说明是从西洋引进、长得很像红柿的水果。在台湾,直到今天有的地方还以台语称之「臭柿仔」,因为番茄植株的茎会分泌臭味及黏质。

回到「柑仔蜜」的主题。为什幺番茄的菲律宾语Kamatis,与殖民母国西班牙语Tomade,起头的K与T会有差异呢? Kamatis在菲律宾语是否另有意思呢?这两个问题,我找不到答案,问了菲律宾人也说不知道。

后来,我在菲律宾语辞典上发现,对番茄的名称,菲律宾唯一官方语言「他加禄语」(Tagalog)称之Kamatis,而菲律宾「宿雾语」(Cebuano)除了称Kamatis,也叫Tamatis,并注明语源来自西班牙语Tomate。以此来看,番茄的宿雾语Tamatis,就接近西班牙语Tomade 的複数Tomates 了。

他加禄语是菲律宾北方吕宋岛中、南部的语言,宿雾语则是菲律宾中、南部的语言。早年西班牙人从墨西哥横渡太平洋前往菲律宾,依路线是先到宿雾再到吕宋,所以菲律宾人对西班牙语Tomade 的音译,先有宿雾语再有他加禄语是合理的推论。

我做了推论:「柑仔蜜」源自菲律宾他加禄语Kamatis,而Kamatis 应该是宿雾语Tamatis 的走音,语源仍是西班牙语Tomates。

这个推论,我最后也得到一些确认。我问一位菲律宾厨师朋友,他说他们厨房里有来自宿雾的同事,在口头上就是称番茄为Tamatis,但一定写成Kamatis,因为Kamatis才是正式的菲律宾语。

因此,我可以做个「柑仔蜜」语源由来的结论: Tomates(西班牙语)→Tamatis(菲律宾宿雾语)→Kamatis(菲律宾他加禄语)→柑仔得(泉州)→柑仔蜜(台湾)。

台湾这三种水果跟东南亚很有关係:「柑仔蜜」「莲雾」「檨仔」身

莲雾是台湾最受欢迎的水果之一, 还有一个美丽、诗意的中文名字,让人想不到「莲雾」二字其实源自马来文、印尼文Jambu的台语音译lián-bū。
  
莲雾是原产于马来群岛的热带水果,可能在十七世纪就由荷兰人从印尼引进台湾。十七世纪初,荷兰人从欧洲前来亚洲,先在印尼雅加达设立亚洲总部,然后再到台湾台南设立贸易基地(一六二四年至一六六二年),与中国、日本做转口贸易,并在台南一带发展蔗糖、稻米等殖民农业。当年荷兰人从南洋引进很多植物到台湾,包括来自印尼的Jambu。
  
在清代文献中,Jambu 有很多台语音译的名字,包括发音相近的「暖雾」「软雾」「翦雾」「剪雾」「染雾」「琏雾」「辇雾」「莲雾」「南无」等,虽然最后以「莲雾」通行,但「剪雾」「染雾」的音其实更接近Jambu。
  
清代文献形容莲雾:「大如蒜,蒂锐头圆,形似石榴,莹润可爱;味清甘,略同苹婆」,就是说味道有点像苹果。其实,英文也以苹果来称呼莲雾,莲雾的英文名字就有Wax apple、Rose apple、Water apple、Cloud apple、Mountain apple等。
  
日本时代台湾文人连横在《台湾通史》形容他当年所见的莲雾:「南无,或称软雾,译音也。种出南洋……树高至三、四丈,叶长而大。春初开白花,多髭,结实纍纍,大如茶杯。有大红、粉红、大白、小青四种。味甘如蜜。夏时盛出。台南最多,彰化以北则少见。」
  
台湾南部属热带气候,本来适合种植莲雾,加上优良的农业技术,在战后陆续种出暗红色、水分多、又甜又脆又大的「黑珍珠」「黑钻石」「黑金刚」等品种,成为台湾的高级水果。

台湾这三种水果跟东南亚很有关係:「柑仔蜜」「莲雾」「檨仔」身

台湾的芒果非常好吃,芒果冰也是一绝。芒果的台语叫「檨」(suāinn)、「檨仔」,多年来我一直找不到确认的语源,目前只知中国闽南语系的漳州、泉州、潮州语发音差不多,并找到芒果的越南语发音接近称之Xoài,柬埔寨高棉语的发音也是svay。
  
芒果原产于印度,在两千多年前就传到东南亚。芒果早年印度梵文名字的发音āmra,在中国佛经中可以找到汉字音译的「菴罗」、「菴摩罗」、「菴婆罗」、「菴没罗」等。今天,芒果的印度语发音aam、孟加拉语发音āma、斯里兰卡语a ba也都谐音。
  
目前全世界大都跟随英文而称芒果为Mongo,而Mongo 可能源自印度南方的泰米尔语(Tamil language),这种语言现在还通行于东南亚的新加坡、马来西亚。
  
芒果的泰米尔语发音māṅkāy,可拆成两半来看: māṅ的音接近芒果印度语的音aam,就是水果的名称,而kāy 在泰米尔语则是水果的意思。我们可以推论,泰米尔语芒果的发音māṅkāy 传到了东南亚,所以马来语、印尼语、菲律宾语对芒果的称呼都是谐音Mangga。此外,芒果泰国语的ma wng、寮国语的音makmuang,应该也都源自māṅkāy。
  
到了十六世纪之后,最先从欧洲到东南亚的葡萄牙人,把芒果及其在东南亚的名子Mangga 带回到欧洲。在欧洲,芒果的葡萄牙文Manga,西班牙文、荷兰文、英文则是Mango。最后,Mongo 成了全世界对芒果最普遍的名字。
  
芒果的名字,相对于上述的语源系统,另一个语源系统就是闽粤语的「檨」,以及谐音的柬埔寨高棉语、越南语Xoài 了。
  
根据台湾的清代文献,中国的芒果最早产自台湾,称之「檨」或「番檨」。清康熙五十八年(一七一九年),福建巡抚吕犹龙曾将台湾「番檨」进贡给康熙皇帝,还写了奏摺介绍一番。结果康熙皇帝大概没有试吃,就批示说,因从未见过「番檨」,所以要看看,「今已览过,乃无用之物,再不必进。」
  
说来好笑,台湾在清代时,芒果就是很重要的水果,很多有钱人都会在家里种棵芒果树,台湾也有不少「檨仔林」「檨仔脚」的地名,当时种植芒果还有缴税,而康熙皇帝却说芒果是「无用之物」。
  
「檨」这个字从何而来?一般也都说在台湾创造出来的。日本时代台湾文人连横在《雅言》书中说:「台湾之檨字,番语也,不见字典,故旧誌亦作番蒜,终不如檨字之佳。」
  
我们或可推测,当年在为suāinn这个音造字时,以发音相近的「羡」(siān,suān)字,加「木」字边(芒果树很大),就成了「檨」字;另有人用「蒜」(suàn)字,但后来以「檨」字通行。
  
连横在《台湾通史》又说:「檨:即檬果,种出南洋,荷人移植」,所以一般都认为「檨」这个字的语源可能来自东南亚,就像「莲雾」源自马来文、印尼文Jambu,由荷兰人引进台湾。但如上述,芒果的马来文、印尼文、菲律宾文都是Mangga。
  
有关「檨」 的语源,我曾在网路上看到有人说是源自猪的英文Swine(与德语Schwein、荷兰语Zwijn 谐发)。怎幺说呢?因为芒果以前在东南亚是用来养猪,荷兰人引进台湾最初也是养猪用的。
  
我马上问中研院台史所翁佳音,他立刻说不对,因为当年台湾的荷兰文献中已有芒果树的纪录,荷兰文称之Vangagsbomen(Mango tree)。
  
对传入中国的芒果,十七世纪在中国(主要在广西)的耶稣会波兰籍传教士卜弥格(Micha Boym),他在一六五六年出版的《中国植物志》书中,用图文介绍在中国生长的芒果,以Manko 对应汉字「曫」。
  
我查了中文辞典,「曫」(ㄌㄨㄢˊ)直接的意思是黄昏,是不是说芒果的颜色像黄昏呢?但《说文解字》说「曫音如蛮」,那幺「曫」就可能是Manko 的音译。
  
此外,我看明李时珍《本草纲目》的果部中也提到芒果:「菴罗果,树生,若林檎而极大……色黄如鹅梨,纔熟便鬆软。」「菴罗果俗名香盖,乃果中极品。种出西域……五、六月熟……今安南诸地亦有之。」
  
这段文中,有一句「菴罗果俗名香盖」,这「香盖」二字,如果用切韵(古时以两字之音拼合成一字读音的注音方式)来读,似乎接近越南语Xoài 或台语「檨」。另有一句「今安南诸地亦有之」,就是说越南也有这种水果。
  
以此来看,越南语Xoài 可能出自中国南方对芒称的俗称,但也可能正好相反。于是,我去请教在政大教授越南语的越南裔台籍老师陈凰凤(越南名Tran Thi Hoang Phuong),她说越南语xoài 应该是外来语,但与中国无关,建议我往印度方向寻找语源。我去找了,但只找到与越南相邻、关係密切的柬埔寨高棉语对芒果的发音是svay。
  
哈!「檨」的语源真的很难找,或许源自早年南亚、东南亚的一种方言吧!
  
今天,台湾的芒果有很多品种,除了最早的「土檨仔」之外,主要是一九五四年自美国佛罗里达州引进的「爱文芒果」(Irwin),以及一九六六年高雄果农黄金煌培育成功的「金煌芒果」,都非常香甜好吃。
  
在台湾以当季新鲜芒果、芒果剉冰、芒果冰淇淋做出来的「芒果冰」,更是很多台湾人及外国观光客的最爱。
  
最后补充一点,台语如果说有人「生檨仔」,则指此人得了一种性病,因腹股沟淋巴腺发炎及肿大有如「檨仔」而得名。

台湾这三种水果跟东南亚很有关係:「柑仔蜜」「莲雾」「檨仔」身

我当英语导游带欧美旅客在台湾环岛时,他们常说想吃Sugar apple,还知道在台湾称之Buddha's head fruit,原来说的是释迦。我查询农委会英文网站,才发现台湾现在是全世界最大的释迦产地。
  
释迦原产于热带美洲及附近的西印度群岛,在十六世纪以后由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引进到全世界热带地区种植,在各地有不同的名称。释迦在中国大陆称为「番荔枝」,最早在广东种植,广东话叫「番鬼荔枝」,以这种外来水果在未成熟时长得很像荔枝而得名。
  
在台湾,中文文献说释迦在十七世纪由荷兰人自印尼引进,但其实也可能由葡萄牙人或西班牙人间接或直接带到台湾。这种水果的外表很像布满突起的小肉瘤,有如释迦牟尼佛像的头部,所以台语称之「释迦」,又称「佛头果」。
  
日本时代台湾文人连横在《台湾通史》中说:「释迦:种出印度,荷人移入。以子种之二、三年则可结实。树高丈余,实大如柿,状若佛头,故名。皮碧,肉白,味甘而腻。夏秋盛出。」这段文中的印度,应该是印尼才对,印尼的全称是「印度尼西亚」,也被称为「荷属东印度」。
  
不过,释迦的印尼文Srikaya,与台语释迦(sik-khia)发音相近,所以也有人认为释迦之名最早可能源自印尼文。
  
台湾的高雄、屏东、台东都种植释迦,有很多不同品种,以台东产量最多、品质最优。其中有一种果实较大、果肉较Q的「凤梨释迦」(又称「旺来释迦」),一般以为是凤梨和释迦杂交而成,其实此一品种最早是在美国佛罗里达州育成,以释迦和另一种也是美洲热带水果Cherimoya(冷子番荔枝)杂交,英文称之Atemoya。

台湾这三种水果跟东南亚很有关係:「柑仔蜜」「莲雾」「檨仔」身

《蚵仔煎的身世》,猫头鹰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曹铭宗

全球美食天堂台湾,代表性小吃多不胜数:蚵仔煎、牛肉麵、滷肉饭、珍珠奶茶……走过、路过、吃过这些美食,但你想过这些美食是怎幺来的吗?它们的名称又有什幺特殊意涵?
《蚵仔煎的身世》旁徵博引,透过大量蒐集的资料,加上作者满满的好奇心与联想力,带领读者从《黄帝内经》谈到基督宗教圣歌,从网路闲聊说到字典考证,展开一场精采的百年美食文化考察之旅。

作者现任台湾文史作家、讲师、导游,联合新闻网「读书人」专栏作家。曾获三次吴舜文新闻奖「文化专题报导奖」,并曾任联合报记者及主编、东海大学中文系兼任讲师、中兴大学驻校作家、饮食文化基金会「2009饮食文化系列讲座」讲师、文建会1997基隆文艺季「基隆庙口文化」访查计画主持人。

台湾这三种水果跟东南亚很有关係:「柑仔蜜」「莲雾」「檨仔」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