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科技公司之前海外派驻干部从来没用过人文学科的人,可以告诉

  • 作者:
  • 时间:2020-07-10

我们科技公司之前海外派驻干部从来没用过人文学科的人,可以告诉

我记得2009年大学放榜的时候,家中的远房亲戚打电话问情况,听到我考上历史系以后,第一个反应是:「历史系?那以后能当什幺?老师吗?那则文要去读吗?」

当下我是很震惊加上有些愤怒的,我告诉他们,别小看历史,这东西我可是可以读到博士当教授的。在国高中时期,我就对文科特别有兴趣,历史又是我最喜欢的科目,我都把历史课本当小说看,读完各版本以后,还跑去旧书摊买古早的部编版来看。

可惜,我最后不只没有继续攻读到博士,连个历史硕士学位都没有。我后来跑去科技业,现在在海外当个小主管,带领一个四、五人的团队,偶尔在网路上写写专栏。很多人感觉我现在的工作似乎跟当年选择的科系风马牛不相及,但即使重来一遍,我还是会选历史系,而正是因为历史系的人文训练,让我有今天的各种可能。

史考特.哈特利(Scott Hartley)的这本书我在2017年就读过原文版本,也曾在我的专栏中介绍过。他提出的概念很简单,就是在这个人工智慧、大数据跟区块链(blockchain)等各种高端科技新名词漫天飞舞的智慧时代,人文学科出身的学生更有价值。许多人文学科的大学生来信向我询问生涯规划的可能时,我都会推荐这本书跟其中的概念。

国内很多人都认为,学习人文学科是很没有用的,从网路上常常有乡民战文理组就可得知。这可以说是台湾社会普遍的认知:读理工以后赚的钱比较多,发展比较有可能性;甚至有人说,那些20几K的大多是「文组受害者」。读理工出身,就算是私立科大的电机系,毕业后相关职缺都至少有纯文组1.5倍以上的待遇。

但事情真的是这样吗?我当年在找工作的时候也常常被挑战科系。

我常常被问:「你是读历史系的,我们公司之前海外派驻干部从来没有用过历史系的人,可以告诉我们为什幺要录用你的原因吗?」

通常遇到这种问题,我只会用另一个问题回敬。

「你知道为什幺美国会打输越战吗?」

我提出这个问题反问时,面试官都会愣住,刚好让我继续娓娓道来。

「你不知道,这就是你们需要我的原因,因为商业的本质是人,战争也是,美国当年以为用先进的武器跟军队就能获得胜利。他们的战略忽视了越南人民本身的历史文化背景,不了解敌人,最后落得狼狈撤离;商业就像战场,想要开拓当地市场,你们需要有懂人文的人。」

后来,我录取了许多家科技业的职缺。而这个概念在西方国家愈来愈流行,像微软这样的科技巨头,也常常会在团队中录用人类学、社会学出身的毕业生。

因为不论是科技或商业,其本质还是「服务人群」,「人」才是最重要的核心课题。在科技发展快速的当代,人文这样的核心价值反而更加需要被强调与重视。

写这篇文章不久前,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发表了一个实验,它以社群网站上的负面讨论讯息作为一个AI的学习基底,结果导致这个AI演化成黑暗版本,比如给它观看一张看起来像树枝上的鸟的图片,它会解读为「一个男人触电而死」。不论输入判别的图片是什幺,出来的结果都极端负面。

而苹果(Apple)执行长库克(Tim Cook)在2017年于麻省理工学院的毕业致词也提到,他从来不担心人工智慧有天能自我思考,他反而担心的是人会因为科技的发展,失去人类最根本的人文精神、同理心等等。在科技不断野蛮生长的今天,人文是我们在发展上不致失控的根本底线。

同时,人文学科对商业与科技发展上是十分有帮助的,因为人文学科的本质就是在研究「人」,从个人到群体,衍生出文学、历史学、社会学、心理学、人类学等学科,这些学科的根本都只是从不同面向探悉「人」是什幺、他们在干嘛,而又为什幺会有这些思维或行为出现。

不论是发展商业还是科技,都是与一群活生生的人应对──这群人变化万千,有着各种的样貌──理解人的过程,不像是研究物理化学,可以直接拆开别人的大脑,或套用公式来研究怎幺回事。能解答的,往往不是冷冰冰的数据模型,而是人文学科。

哈特利在本书中就认为,过去独尊理工的思维在这个时代反而大错特错,随着大数据跟人工智慧的发展,科技业的入门门槛逐渐降低,很多技术问题已经不用劳动人来「亲自」解决。

今天想要开展程式设计专案的人,甚至不需要请一个工程师,一个国中生都可以运用GitHub原始码代管公司,以及程式问答网站Stack Overview来展开专案。

过去是以未来要从事的职业来思考应学习何种科目,这种既有思维是把人塑造成「工具」,但随着数位时代不断发展,拥有技能反而容易被未来科技取代,「问对问题,找到问题,解决问题」才是最重要的能力。而这些都必须回到最根本的一个议题,就是「以人为本」的人文思维。

哈特利认为,人文学科教导许多严谨的调查与分析方法,像是田野调查与访谈,这种方式之于那些理工背景的人,不见得都能运用自如。学习技能的本身,远不如有对的思维、找到问题与解答来得重要。

这就是人文学科的力量,而学习人文学科的你,也不该妄自菲薄,而需要知道自己所拥有的能力。

我相信这本书对国内当前的社会能有相当程度的助益,不论你就在读人文学科,还是作为一个企业的雇主,或者只是个家长,都应该阅读了解这样的世界趋势,那就是──「人文学科的价值在这个时代更显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