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确实深爱对方,感情也很好。但是,我们没有性生活。

  • 作者:
  • 时间:2020-07-10

我们确实深爱对方,感情也很好。但是,我们没有性生活。

这年头,美国的伴侣治疗普遍相信,「性」暗示关係的好坏,换言之,只要知道感情好不好,就能推断「性不性福」。如果伴侣彼此关爱和扶持,如果沟通良好、互相尊重、讲求公平、信赖、有同理心而且诚实,就可以相当程度地假设两人的爱欲持续不断、强烈且有规律。派翠西亚.罗芙(Patricia Love)博士在着作《热力夫妻》(Hot Monogamy)中,发表这方面的看法:

顺畅的语言沟通,是美好性生活的一大关键。当伴侣在生活中自由分享各自的想法和情绪的同时,也在创造彼此之间高度的信赖感与情感联繫,让他们在不受拘束的情况下,更完整地探索彼此的性欲。亲密是性欲之母。

对许多人来说,「充满爱的坚定关係」确实能大幅提升并激发性欲。他们感觉被接纳,彷彿像婴儿般被层层包裹,那种安全感使他们自在。从感情亲近而来的信赖,使他们得以宣洩自己在情欲方面的需求。但约翰跟毕翠丝的情形呢?他们的关係融洽、亲密、充满爱(他们会沟通),这看来应该是持久欲望的基础才对,但事实并非如此。如果要对他们说任何安慰的话,那就是:很多人都不是这样。

讽刺的是,造就美好亲密关係的事物,不尽然造就美好的性生活。这有点违反直觉,但是根据我担任治疗师的经验,感情愈亲,往往伴随着性欲的降低。这种负相关确实令人不解,显然亲密感的产生,无意间导致欲望消失。我想到许多对伴侣一走进我的办公室,开口就说:「我们确实深爱对方,感情也很好。但是,我们没有性生活。」

乔知道瑞秋对他极度有兴趣,却不喜欢在肉体上跟她纠缠不清,因为乔只想在「上面」。苏珊跟珍妮一起领养第一个孩子后,感觉比以往更亲近,但那种亲近感却无法转变成性欲。阿黛儿和艾伦把到旅馆过夜当做亲密,却不怎幺有激情。撇开这些情欲上的挫折不谈,这些伴侣似乎都满亲密,而非不够亲密。

安德鲁和瑟琳娜从一开始就知道「性」是个问题,儘管他们如胶似漆,却从不足以燃起对方的情欲。瑟琳娜认识安德鲁前,在好几段长期关係中曾有过精采的性生活,根据她的经验,亲密度上升总是让性爱变得更加美好,因此当安德鲁的情况不如她所愿,她感到非常吃惊。当我问她,既然从第一次约会起就感受不到他对自己的欲望,为何还要跟他在一起。她的回答是:「我想我们会一起处理这个问题,只要有爱,就会渐入佳境。」

我解释:「有时候,爱情反而是障碍。结果就适得其反。」

聆听这些男女的话,让我重新思索一直以来对亲密和性欲关联性的假设。我不将性视为感情的唯一结果,而是把性和爱情视为分别的个体。性欲不光暗示关係的好坏,两者是平行发展的独立故事。

这些伴侣们的亲密故事,让我们得知许多情欲生活,但这却无法说明一切。爱情和欲望纠缠不清,彼此也不是因果的线性关係。在一起的伴侣,在精神和肉体生活上有高有低、有苦有乐,但这些高低点却不尽然相对应,而呈现交叉的状态,彼此会相互影响,但也泾渭分明。这也是为什幺许多人懊恼:人往往可以修补关係,但又不必在性方面做任何努力。或许只有在某些时候,亲密才是性欲之母吧。

一般人动不动就以为「性的问题」是因为不够亲近。但我要说的是,或许是我们培养亲近的方式,减少了性愉悦所需要的自由与自主性。当原本亲密的两人融为一体,这时妨碍情欲的不是不够亲近,反而是太过亲近。

「屈服」和「自主」是爱情的两大支柱。我们需要在一起,同时也需要分开,两者缺一不可。距离太远就断了联繫,然而太过如胶似漆,却又会使两个差异鲜明的个人分不清彼此。于是,再也没有什幺需要超越,没有另一个内心世界要进入,当两人融合为一就再也不联繫,因为没有联繫的对象。所以说,「分」是「合」的先决条件,而这也正是亲密关係和性爱的基本矛盾。

联繫与独立的双重需求(且经常互相冲突)是人类发展史的核心主题。童年的我们,打从心底依赖照顾自己的人,同时却又需要独立自主,于是便拚命地在两者间寻求微妙的平衡。心理学家迈可.文森.米勒(Michael Vincent Miller)提醒我们,挣扎的过程在孩童的梦魇中鲜明呈现,例如「坠落或走失之类被遗弃的梦」、「遭攻击或怪兽咬噬之类被吞没的梦」。我们带着一只準备被启动的情感记忆盒,与另一个成人建立关係,童年时的人际关係助长或妨碍联繫与独立这两种需求的程度,将决定成年后人际关係的脆弱度,也就是我们最渴望以及最害怕的部分。每个人都同时脚踏这两种需求,其殷切度与优先顺位在一生中不断波动,我们最后选择的往往是气质与自己的脆弱最相配的伴侣。

有些人在进入亲密关係时,对于自己需要与人联繫、亲近、不落单、不被遗弃的需求,有着敏锐的觉察。有些人在经营关係时,会同时拉高对个人空间的需求,也就是说,由于觉察到应该保有自我原样,于是开始警惕自己别被对方吞噬。情欲和感情会製造亲近,但这种亲近可能会变得令人难以承受,引发幽闭空间恐惧症,给人一种被入侵的感觉。一开始,「被套牢」让人放心,而今却成了囚笼。虽然我们需要亲近,一如我们需要食物般的基本,但伴随亲近而来的焦虑和威胁却可能抑制了情欲,换言之,我们想要「有点黏、又不会太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