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追逐独角兽,扩大战略视野才是关键

  • 作者:
  • 时间:2020-06-19
别再追逐独角兽,扩大战略视野才是关键

近年来,台湾政府提出了培育独角兽企业的方针,却广受争议这是为何? 独角兽真的是可以培育的吗?

所谓的独角兽是指成立不到 10 年、未在股票市场上市、但估值已达到 10 亿美元以上的企业,且通常是指新创科技业。这个词语是由风险投资专家 Aileen Lee 于 2013 年所创造,其选择了独角兽这样的神话动物来寓意这些企业在统计上的稀有性。

但也因此,把培育独角兽企业做为政府政策,是很有争议的,因为这原本就是起源于所谓的稀有现象,政府真能以人工的方式培养出独角兽就是个大哉问。因为这样的话,独角兽又真算的上是独角兽吗?当然也有很多专家学者在探讨这样的案例。据研究,所谓的独角兽企业往往採行的是 GBF 策略,也就是 Get Big Fast。

这些新创公司试图透过大规模的融资和降价来高速扩张,以尽快获得市占率来抛离竞争对手,也就是创造并巩固自己的先手优势。然而这其实不是什幺罕见或是创新的管理策略,透过独创技术垄断市场及稀有资产,加速学习曲线,杜绝后来者赶上的商业策略,其实是经济学昭示已久的想法。

国发基金绩效

当然这些企业创办人在管理用人上有其独到的地方,否则也很难成功,每个案例会有不同国情环境的差异,但往往很难说只靠政府就能达成。而政府所做的除了大规模补贴及封闭市场之外,到底还能做什幺?毕竟从台湾的角度来看,这样的策略基本上是不可行的。

目前台湾政府想要培育独角兽,所仰赖的基本上还是国发基金。国发会副主委郑贞茂曾表示,国发基金从初始资金为 309 亿元,在 43 年后,如今总资产已高达 8,134 亿元,累计盈余缴库总额达 2,500 多亿元,成绩似乎相当亮眼。但若真的去仔细看,国发基金主要的资产其实集中于台积电、世界先进、兆丰金、中华电信等 4 家公司股票,当然其中最赚钱的还是台积电。

别再追逐独角兽,扩大战略视野才是关键

台积电前董事长张忠谋曾在演讲中表示,经济发展已非政府独力能支持。

相对国发基金所投资的新创公司中,则有许多公司仍在亏损,这样的现象也常受国会议员的诟病,被认为是执行成效不彰。据《财讯》报导,国发基金曾数度与美国加州硅谷国际级创投策略合作,且陆续透过信託投资国内外 73 家创投。然而平均年报酬率仅 2.28%,仅剩 54 家仍在营运,原先希望引进国外技术与资源的 19 家国外创投,其中 9 家年报酬率为负,真正达成技术移转目标的只有 4 件。

官员的眼光值得信任?

这其实证明了许多经济学家对政府的看法、官员对产业的眼光通常很差。当然或许这不是个人智商的问题,而是在扮演政府官员角色时所固有的限制,且投资这种事情本没有人有绝对的把握,巴菲特也会看走眼,何况是台湾官员,没有亏损或许已算不错。不过无论如何,一直以来学界都很怀疑政府在下扶植产业决策时的正确性,可能与抓只猴子射飞镖没有多大差别。

这种类似于计画经济的做法是否真能有成效,都一直是个问题。台湾在喊出要培植独角兽之前,其实就有很多战略性产业方面的规划,且其项目五花八门,好像什幺产业对台湾都很重要,大家都要雨露均霑,似乎是想要多射几支飞镖。当然结果基本上都不尽人意,甚至默默无名。从这个角度来看,例如 Gogoro、Appier 等被点名有独角兽潜力的企业至少还比较知名,或许针对单一公司培育独角兽的做法,可能比以往的产业政策来得有感。

别再追逐独角兽,扩大战略视野才是关键

Gogoro 创办人陆学森谈如何在国际市场中保持领先。

虽然该如何选择可扶植的产业或企业是个大哉问,不过在战略性贸易理论中已有提到,其可以用「是否拥有市场力量来做为衡量标準」,而这其实也符合现代独角兽企业的特徵。从国内外的例子可以看出,这些新创科技公司,往往就是因为有了崭新的技术能力,或是商业模式,在短期内透过大量的融资并膨胀到一定程度后,就能成为所谓的独角兽,这其中的关键当然就是市场力量,或者说预期能拥有的市场力量。

无论是 Google、Facebook、苹果、Amazon 等都是如此,从 2009 年以来,因为行动网路普及,智慧手机的兴起,带动了经济及商业模式的变革,更造就了垄断的市场及创造了多家的独角兽公司。其以巨额的资本,不计短期亏损的扩大市场份额,塑造使用者数量与习惯,不仅拉高技术与市场的进入门槛,更形成了新的科技文化,最后在短短几年内就在全球範围拥有极强大的市场力量,从独角兽蜕变为真正的科技巨头。

独角兽与他们的产地

是的,台湾所要追逐的独角兽其实就只是一个表象,是个过程而不是终点。台湾真正所需要的还是要培养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企业,然而除了半导体业外,还有机会吗?目前台湾大部分新创技术的等级及团队的能量规模都太小,所瞄準的市场及商业模式,也多是以台湾为主,这很难吸引到国际级投资者认同,而光要靠政府得到大规模的融资难度其实很大,也会造就非常多的争议,台湾毕竟不是国有资本主义,但这可能还不是主要的问题。

需要大规模融资的原因在于需要在短时间内抢占大规模的市占率,然而目前来看,光台湾的市场恐怕都不足以成为独角兽的起家之地,若没有政府政策优惠或补贴,想要进军国外并不容易。要有高估值,强烈的引起国际级投资者兴趣,前提几乎都是要能拥有广大市场或用户腹地。

所以现在的独角兽几乎都是出自于美国或中国。据最新研究显示,2019 年在美国的独角兽公司的比率为 48%,而中国以 28% 次之,但都远超过第三名的英国 5% 及第四名的印度 4%。

别再追逐独角兽,扩大战略视野才是关键

2019 年全球百亿级独角兽。

也许也有人会想到东南亚的 Sea 集团,不过其背后其实是腾讯,Sea 只是它伸往东南亚的一只手。另外还有如 Grab,其在东南亚複製 Uber 的商业模式做得相当成功,不过其创办人的家族背景也值得列入考虑,以及它所依靠的腹地印尼、新加坡依旧远大于台湾的市场。

而台湾如 Gogoro、Appier 等虽然有引起国际级投资者的兴趣,但像是电动机车这样东西,在全球很难像汽车一般的普及,能够进军的国际市场相对有限。而技术门槛较低的,或是服务较容易被模仿,能拥有的市场力量通常也相对较弱。其他台湾新创科技公司的发展困境更可见一斑,就算真的孵出独角兽,也不保证不会半路夭折。

政府的盲点

所以台湾政府必须要有更高的战略视野,更深远的思考及布局。当台湾因为先天缺乏广大市场起始点,难以吸引高额的国际资本协助时,策略上该如何突破。自 2000 年以来,台湾的网路发展从当初的接近美国,到现在可能还落后于中国。儘管台湾仍拥有丰富的人力资源,在 AI 技术、半导体、电子业等科技基础,于全球都还是有相当强的竞争力,但政府在整体政策上似乎遗漏了许多环节,以至于无法再创造出新的国际级产业,国发基金至今仍然还是靠台积电。

如何让新创企业能够以更大的市场为目标,或许就是该值得思考的事情。而台湾本身还有哪些市场可以挖掘的,也是另外一个可以想想的角度。无论如何,若所谓扶植产业就只是政府花钱补贴,那幺追捧独角兽,其实只是显出政府能力正逐渐缩小而已。且在如今全球货币横流的时代,比钱多绝对不会是台湾政府的强项。事实上,GBF 策略是不是仍然适用于现今的商业环境都是需要去反思的。

虽然不是说过往那种雨露均霑的产业规划会比较好,但必须明白,产业政策更多其实是国际人脉和政商关係,在这方面,政府应该还是有企业所不及的能力,如何在别人的市场实现可预期的市场力量将会是重要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