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生命女战士

  • 作者:
  • 时间:2020-07-24

其实我重拾将近廿年没有怎幺做的跑步,都是由她启发。她是谁?她就是刚于昨日勇夺全世界最高马拉松女子组(外国人组)第三名的Jennifer张思萦。

她从5364米的珠峰大本营起跑,起跑时气温为零下,又满地冰和碎石,没有阳光,寒风刺骨,临冲线前她更不忘拿出香港特区区旗,最后总共用了9小时06分完成赛事。

珠峰生命女战士
在全世界最高的赛道跑马拉松,真的是非同小可。photo credit: Pink Lee提供

老实说,我完全幻想不了在这等具挑战性的赛事里跑马拉松需要甚幺心理质素,因为我连普通马拉松也未跑过。但是,我还是被她感动了。因为她不是为了自己跑,这样劳师动众,又要抵受严寒天气和高地缺氧问题去参加赛事,都是为了尼泊尔今年地震震央Gorkha的学校重建筹款。

与她结缘很是玄妙,还记得那是2014年的4月,我正身处尼泊尔博克拉的儿童之家。一天,院长Amrit跟我说会有一些香港人来拜访。可是午后,我却突然感到不适,在房间里睡觉之际,Amrit便敲门说那些香港人到了。我打开门一看,就是Jennifer和她的三位朋友。那次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大家就很多儿童之家的事情,以及她们作为香港不同界别社工的经验和看法作出讨论。她们逗留了个多小时便走了,此后,我也淡忘此事。

今年7月,就在我刚从尼泊尔回来香港当天,她发了一封电邮给我,询问我是否需要甚幺帮忙。

过了三个星期,我出席立场新闻的博客聚会,遇上康宏主席兼马拉松发烧友王利民,我介绍自己为阿Pink时,他突然惊讶地回应一声:「阿Pink?我认识你!」「噫?难道我从前做财经记者时访问过你?」他说并非如此,是因为Jennifer跟他提起过我,说要替我们的尼泊尔重建项目筹款。

由于之前忙于在尼泊尔赈灾,也没有留意到五月时有一宗港人在北极跑马拉松夺季军的新闻,原来那人正正就是与我有一面之缘的Jennifer!再约了她在长洲小岛见面,看着眼前这个没有翼,没有特异功能,也没有印上北极马拉松季军跑手的女子,听她诉说北极和跑步的故事,我不由心生佩服。

还记得她说,在北极零下40度跑时,如果跑得太热出汗了,汗水会立即结冰,但跑得太慢,又会流失体温。冰天雪地之下,每一步都给积雪掩至膝盖,因此如何控制跑速才是窍诀。而且她十分幸运,不如部分跑手般冻得出现冻疮。我听着听着,心里暗叫:「我的天啊,这不是一般人能应付的情况,即使是职业马拉松跑手,也未必一定应付得来。」

珠峰生命女战士
Jennifer来长洲小店探访我。photo credit: Pink Lee提供

是甚幺令她坚持下来,吃着止痛药也要支撑下去?原来她去跑北极马拉松是要鼓励她工作的戒毒会会友,而她在北极跑12个圈,也令她体会到院友们在戒毒期间的那份孤独无援。

珠峰生命女战士
在北极跑马拉松,面对的就只是前方的白茫茫而及自己。photo credit: Pink Lee提供

 Jennifer从北极回来后受传媒追访。

后来发现,原来她是最近几年才跑马拉松的,一如王利民,虽然他跑过南北极和撒哈拉的马拉松,却也是从40岁才开始,他说:「没有甚幺是没有可能的。」

珠峰生命女战士
早前接受王利民的节目「利缘茜街」访问。photo credit: Pink Lee 提供

我想,其实中学时代我也是长跑好手,很明白跑步不主要是体能,更多是意志。不过中学过后已有多年没有跑,除了2007年的参加过一次十公厘的渣打马拉松后,便主要集中于做瑜伽。现在不能轻易再开始跑,都是因为人的惰性。不过,经过一轮沉澱后,某天晚上,我便走到室外运动场跑。其后数天大清早,也坚持起床去跑步。某天兴之所至,更围着长洲跑了十公里。跑着跑着,又重拾了从前跑步的乐趣。

其实最难的,往往是开始时如何踏出第一步。多谢你Jennifer!

平时没有偶像的我,已把这位生命女战士封为偶像,如果大家也想追蹤她的跑步历程,请到她的Facebook 专页:Everest Marathon Fundraising。

珠峰生命女战士
Jennifer用了7小时6分6秒完成北极马拉松。photo credit: Pink Lee提供